自如蛋殼“隔斷房”卷土重來

2019年07月13日 來源:五金機電網

  2017年11月29日,本報關注隔斷房事件,當時北京市各區正加緊整改隔斷房,範圍囊括多個互聯網長租公寓平台。根據2013年7月印發的《關于公布本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标準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北京出租房屋應當以原規劃設計的居住空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不得改變房屋内部結構分割出租。整治行動過去一年半後,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期調查發現,自如、等互聯網長租公寓平台依然在“打遊擊”“碰運氣”,大量隔斷房“卷土重來”,有自如管家甚至稱,不被舉報就能繼續住,查得不嚴就可以打隔斷。

  調查

 
  不慎租了隔斷房
 
  自如不再賠償一個月房租費
 
  日前,白領陳松林(化名)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講述了自己的租房經曆。近期,他在自如APP上找到了一間位于南二環附近某小區的一間次卧,已經在APP上完成簽約,剛準備搬家入住,卻發現該房間為隔斷房。社區民警告知其不能再居住,并要求其搬離。
 
  當地社區民警告訴北青報記者,出租和居住隔斷房都是不被允許的,必須拆除。社區民警在房屋内查看後,鑒定其為隔斷房,還拍照留了證,并要求自如7天内将隔斷拆除。據居住在該房主卧的租客王某介紹,陳松林所看中的那間次卧此前已經有人住過,住了5個月後搬走,直到陳松林入住。
 
  陳松林将情況反映給自如管家之後,自如将未産生的房租費、服務費、押金退還給了陳松林,并承諾賠償搬家費。同時,該隔斷房目前已拆除。不過,之前自如方面2017年公開承諾過的“對于因為房屋隔斷被要求整改、搬離的租客,提供一個月的房租作為搬家與誤工補償”早已取消。據北青報記者了解,關于租到隔斷房的賠償問題,消費者始終處于弱勢。除了自如之外,蛋殼公寓的客服表示,目前對于這類租客,他們隻賠償300元的搬家費,承諾無責換房換租,但并不會有額外的賠償金。
 
  多在客廳打隔斷
 
  管家不會主動告知房屋性質
 
  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房産經紀公司普遍的做法是,将客廳等不具備居住功能的空間進行改造,兩室一廳被改成三室一廳、三室一廳改為四室一廳的現象普遍。這樣一來,新打造的隔斷房就成為一個新的收益點。
 
  今年研究生剛畢業的王一鳴(化名)近期正在找房,他也在自如平台看到過好幾個隔斷房,“我是在惠新西街北口那附近看的,隔斷房很多。”王一鳴表示,如果自己不主動詢問,管家不會提前告訴租客房屋是隔斷房。最終,因為擔心被驅趕,王一鳴選擇了正規的房子。
 
  并不是所有的租客都像王一鳴這般具備警惕性,管家往往隐瞞隔斷房的事實,很多租客無法提前知曉所租住房屋的性質,或是看房時未曾仔細檢查,誤打誤撞住進了隔斷房,還引發了一系列不良後果。
 
  比如,網友“小璐sssssssssssssssss”今年6月10日在微博上發帖稱,“3月份租的自如,管家隐瞞隔斷房的問題。今早打電話通知讓我們三天内搬走,且沒有給出合理的安置方案。1.隐瞞隔斷屬于欺詐消費者 2. 不承認條款問題3. 沒有給出合理的解決方案……”該網友還表示:“如果一開始告知是隔斷,我們不會租這個房子。現在這個處理方式,讓人寒心。”
 
  還有消費者“匿名”在6月28日向黑貓投訴平台反映:“本人于2019年3月在北京龍澤某小區的自如友家租賃合租卧室,2019年6月底,自如管家通知所租房子屬于違建隔斷情況,對小區的隔斷進行拆除;自如先是向租客隐瞞,直到面臨強拆,才通知租客搬家,僅按租賃天數退款但不予賠償,多次溝通未果……”
 
  探訪
 
  客服承諾無隔斷
 
  實地探訪三間全是隔斷房
 
  北青報記者在蛋殼公寓APP上約看了朝陽區某小區内一間朝南的D房間。根據蛋殼公寓APP上的介紹,該套房子為四室一廳一衛戶型,其中D房間面積為9平方米,租金價格為每月2330元。北青報記者電話咨詢了蛋殼公寓APP客服人員,客服人員明确告訴北青報記者:“蛋殼公寓不租賃隔斷房,都是正規的主卧和次卧。”
 
  但是當北青報記者跟随蛋殼公寓的一位管家實地看房時發現,這套總面積為8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原戶型為三室一廳一衛,北青報記者約看的D房間實則為一間由客廳隔出來的隔斷房。北青報記者發現,原來客廳中安裝的透明玻璃推拉門還完好地保留着,隻是在透明玻璃門外加了一堵“牆”,并在“牆”上安裝了一個木門,客廳就變身為一個單獨的房間用于出租。
 
  當北青報記者質疑是否可以租賃隔斷房時,管家坦言,租隔斷房确實要承擔随時被要求搬走的風險。“會有人偶爾來查,被發現是隔斷房,就會要求你一星期之内搬家。”那麼蛋殼公寓是否會給租客進行補償?這位管家表示,蛋殼公寓會負責為租客換房,同時提供300元的搬家費。
 
  随後,這位管家又帶北青報記者看了同一樓2、3單元兩套房子。北青報記者發現這兩套房同樣也是三室改成四室,客廳全部被打成面積為18平方米和10平方米左右的隔斷房用來出租。“現在很多房屋都是把客廳隔出來租的,不然房租還會漲”,這位管家說。
 
  管家承認隔斷房房源較多
 
  稱不隔開租房成本會變高
 
  6月26日,北青報記者在自如APP上找了一家西城區的房源。根據APP上的介紹顯示,該房間為四室一廳。在看房過程中,北青報記者主動詢問房間的原戶型,管家坦言其原本為三室一廳,但後來自如在客廳的位置加了隔斷闆之後單獨成了一間,為房間的05卧。目前,這個新開辟的05卧室内住了一名女性,并且已經在此居住了7個月。
 
  “類似這樣的隔斷房其實還挺多吧?”對于北青報記者的詢問,管家坦言:“對。”該管家還表示,如果不隔開,租房成本會變高。“如果不打隔斷,你那個房間的價格就得三千多了。”北青報記者所約看的房間使用面積為9.2平方米,如果不算服務費、水電燃氣費等費用,在自如APP上的季付價為2790元/月。
 
  不被舉報不擾民
 
  就可以住下去
 
  通過自如APP,北青報記者又在朝陽區惠新西街北口地鐵站附近找到一個小區,該小區有多個房間正在出租。北青報記者随手點開其中的一套正在出租的房源,為一個四居室-05卧,季付價為3430元/月。根據頁面上的介紹,該房間為非首次出租,帶獨立陽台,使用面積為10.6平方米,房間的戶型為四室一廳。
 
  看房時,北青報記者經過詢問管家得知,該房間原戶型為三室一廳。随後,北青報記者詢問:“其中有一個房間是後來加的?”管家直接指明就是北青報記者約看的05卧,原來這裡是客廳的位置,後來利用客廳的空間加了三面隔斷牆,單獨開辟出了一個房間。
 
  随後,自如管家還敲了敲05卧的牆壁,發出“咚咚咚”的悶響。北青報記者又敲了敲該房間的北側、西側和東側的牆壁,聲音均比較悶,與原房屋的承重牆聲音完全不同。牆底下的裝飾條與原本房屋的裝飾條也不同。見北青報記者有些猶豫,管家試圖安慰:“這個隔斷加得比較好,比普通的隔斷更實一點。”
 
  北青報記者問管家:“這種隔斷房能長久地住下去嗎?”管家稱:“不被舉報,不擾民就可以。”當北青報記者問會不會有人來查時,管家表示:“目前還沒有,該隔斷房已經對外出租一年多了。”幾日後,北青報記者在APP上再次查看該房源,該房間顯示已出租。
 
  在采訪過程中,另一位自如管家曾向北青報記者透露:“有的小區可以打(隔斷),查得不嚴就可以,但查得嚴就不行了。”也就是說,自如的隔斷房始終處于灰色地帶,拆與不拆,什麼時候被拆,完全靠運氣。
 
  觀點
 
  合同中房屋合法性不明确
 
  企業以身試法需擔責
 
  租客租了隔斷房後被要求拆除,租房平台隻承諾賠償一定數額的搬家費,并幫助找新的房子,租客難以再得到其他的賠償,自身權益無法得到保證,這也是當前維權租客的主要“槽點”。
 
  北青報記者查閱了自如與陳松林簽訂的租房合同,合同中甲方為北京自如生活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受房屋資産出租人委托),乙方為陳松林。其中第四條第六款規定,“甲乙雙方簽署合同附件三《房屋交割清單》即視為甲方交付的房屋及附屬物品、設備設施符合安全條件,雙方同意該附件三作為甲方向乙方交付房屋和本合同解除時乙方向甲方返還房屋的驗收依據。”
 
  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因自然災害、拆遷、市政改造等不可抗力導緻本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或因客觀或不可歸責于雙方的原因需調整房屋現有戶型,導緻本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本合同自行解除,且雙方均不承擔任何違約責任,甲方應提供新的房源信息供乙方選擇。”
 
  對此,北京市彙佳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寶昌表示,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 明知道北京市對于隔斷房出租是有明确規定的,企業卻以身試法,最終導緻隔斷房被查處,企業就要承擔責任。“因為這不是不可抗力,也不是政策的改變所緻,而是在簽訂合同之前,隔斷房本身就是違規的。這種經營行為給承租者造成損失,理應承擔違約責任并給予賠償。”
 
  “在簽訂合同時,最根本的前提是,企業應該提供一個合法、合規的房屋給租客,必須是安全的,能夠正常居住的。如果房屋不符合相關規定導緻合同的解除,這就是企業的過錯。”邱寶昌說。
 
  北青報記者發現,提供合法、合規房源這個大前提,在自如與租客簽訂的合同中通篇沒能明确體現。邱寶昌表示,消費者可以在簽合同時要求加上這個條款,以後要是發現企業違規要解除合同的話,可要求他們承擔違約責任。
http://m.juhua665474.cn|http://wap.juhua665474.cn|http://www.juhua665474.cn||http://juhua665474.cn